一聲萧医生

『纸短情长又何妨』

  无暇顾及窗外的风景,忽视身边小孩子吵着要吃糖的声音,我带上了耳机,沉浸在音乐里,努力让自己静下来。
  最近的电影很火,《后来的我们》。Jason还献声《我们》,十年如一日粉他的我,单曲循环。
  歌词里有这样一句话,“我最大的遗憾,是你的遗憾与我有关”,这,我可能无法体会,也无法理解,因为……
  我最大的遗憾,是你的遗憾与我无关。

  火车上的人不多,远不及春运。我已经好久没能享受宁静的归程了。我本不愿回来的。
  人人都望衣锦还乡,而我不然,我衣未锦,也不愿还乡。我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可逃跑虽可耻但有用。
  发小大婚,这可无论如何也得请假回来。辛辛苦苦养的猪拱回白菜了,可喜可贺,可口可乐。
  啊啊,那个人也会来的。

  回想一下我的年少轻狂,我的青春往事,长篇大论可论三天三夜之久。而贯穿全文的,是一个背影。
  这个背影使他看着清冷,有种拒人于千里之外之感。他肩不算宽,冬天穿棉服也显纤细,却也不瘦弱。
  他总是昂首阔步,目视前方,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他总是站在耀眼夺目的位置,遥不可及的地方。
  “你走过的路,我永远是踩着你的脚印在走。你说过的话,我永远是在心里反复陈述。”
  有些话,不说就是一辈子。当时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婚礼上看到他了,女人挽着他的手臂,他好像是结婚了……
  我是故意不知道的,不想去了解。我躲掉了他所有消息,伪装得像不认识这个人。
  我看着他俩,一对璧人。这才是,它该有的样子……

  我酷爱写信,一封又一封,装箱封起来,一封又一封,都是他没看过的信……每次都嫌纸太短,总觉得,还没有写完……
  我这长达十年的暗渡,却没有个终点。

  我去了他想去的城市,做了他想做的工作,我在慢慢把自己变成他,可我终究不是他,他也终究不会,爱我。
  相遇本是意外,这缘这份,是好又是坏。无意穿堂风,偏偏引山洪。
  我抚了抚流不出泪的眼眶,我念起了一生只有一次便足矣的梦中的婚礼,我转过身,默念了句:这样,挺好的。

  我的一切都是关于你呀。

                                                                       熊一白🐻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