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一白🐻

风乍起,合当奋意向人生。

已经,追不到了…

曾何几时,我幻想喜欢的人能陪我跑完难熬的800,我信誓旦旦,一定能坚持下来!一定能满分!一定跑的特别快!

然后今天测验,800。

我已经不会再对这种事情这么上心了,放空大脑跑了一圈。

在跑第二圈时,咖喱先生从后面超过来。啊,他也测1000。

我就开始加速,一直追着他,不远的距离。

我也不知道我想做什么,我也不知道我追着他跑有什么意义。

可我还是追了。

还有200时,我的气息已经完全混乱了,我快累死了……

要追不上了……

真的追不上了……

啊,我,喘了口气。

有种感觉,我追不上了,我从一开始就追不上的……以后也追不上了。

我真的尽力了……

我看着你,你快跑吧……

我就送你到这儿了……

我也只能,送你到这儿了……

前方路长,你好好的。

他再也不会等我了。

其实我,何尝不想,真的,一直追着他跑完……

好吧,送你到这儿了……

天大地大,我们已经走散了。

就到这儿了……

也只能到这儿了。


阳光正好。可是我不好。

考完试收拾书包时,恰好转到了窗边。
暖阳衬着绿林。
可我感受了一瞬,
心却绞紧了一般。
眼前的光景使我想起,
从何几时我也感受过如出一辙的。
阳光正好。
空气带着万物被灼射过的温度。
那是让我心安,让我愉悦的一切。
我忘记了什么,
哪一天,发生了什么,
我通通不记得。
我只隐约记得,
这阳光这温度让本就愉悦的我更加兴致盎然。
模糊的朦胧的,不知谁的,流露出的幸福的笑容。
我不记得那时发生了什么,
可我的心痛告诉我,
那是再也回不去的,
不论这世界如何变幻,
那一天再也不会重演了。
我惧怕了那份“心安”,
我躲开了。
我想,
我不想再体会这种落差感了……
冬天就要来了,
我如何撑过这个冬天呢……

情丝仍婴于心

他在后脑勺扎了个小辫。
很多人都笑了,他成了她们的无聊谈资。
我是清楚的,这发绳对他的意义重大。
我也笑了,我觉得他好可爱。
不是指他那个造型可爱,而是,觉得他这个人可爱。
初识他时,我以为他有所属。
手表上别着发绳,小巧有两个圆球的天蓝色的发绳。
我想他一定是个称职又贴心的男朋友,有一个头发半长,平常披散着,有时会扎起来的活泼可爱的女朋友。
嗯,我认为他超可爱,这样因怀念前任随身带着她的发绳因想念前任而扎头发的人超可爱。
纵使时光荏苒,日月如梭,
他们再也回不去曾经,
纵使这小巧可爱的发绳,
多年后可能变得黯淡无光,破旧不堪,
那朵盛开在心中的绝美的花,
也永不会凋残。
数年之后,这发绳,
仍能使他想起,
那一年,
那一刻,
那一双人,
那时的他们。
“我可以接受你的所有所有小脾气,
我可以带你去吃很多很多好东西,
我可以每天为你带来带来小甜蜜,
就像前几年那样每天都会为你制造很多惊喜”
他听了歌,丧的可以。
他不会忘,也可以去想,
真的,
他是个深情的人。
愿时光能淡去你我的伤痕,
坚韧地面对还是未知数的未来。
我可爱的99。

咖喱宝贝最好了!😭
真的没想到,他会回我这么一句……
“别想不开啊”
惹哭我了……
说真的,我欠他的好多……
我给他的我不是最好的,给他的初恋不是最好的,就连结束了都拖泥带水藕断丝连的……
我欠他的,可能没机会还了。
我不是个称职的女朋友,我也不是个称职的前任。
我已经,把他弄丢了。
人间值得,他值得,是我不值得。
愿他琴瑟在御岁月静好。
我就,无所谓了。
我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来,
但我为了能生活,
我只能去忽视了,
抱歉啊,
抱歉啊那时候的镜宝贝,
抱歉啊那时候的我,
抱歉啊那时候的我们。
我,也不能承诺我会好好活着的。
我尽力吧。
至少我现在还活着,
真真切切的活着。
谢谢他,
无论如何都谢谢他。
伤害与馈赠皆有,
但我想,
他所给予我的,
更多的,
还是发自心底的暖。
丫头爱宝贝,
我会努力活下去的。

没有人

妮妮 夏天の爱恋:




有一个人,他叫没有人。


没有人喜欢我。


没有人陪伴我。


没有人照顾我。




本该是悲伤的故事,听起来却如此幸福。


没有人在我寂寞的时候给我唱我喜欢的歌,逗我开心。


没有人在我失落的时候给我一个大大的温暖的拥抱。


没有人在我生病的时候给睡觉不安分的我轻轻盖上被子。


没有人在我难过的时候坐在我的身边旁,静静地听我诉说。




于是,渐渐地,我爱上了没有人。


。。。




谁说我是一个人,你看不见吗,“没有人”和我在一起。



我不值得

很多人和我说过,咖喱不值得我那么爱他。
嗯。
咖喱不值得,
99值得,
可我不值得。
也许,
谁都值得,
我不值得。

你可知我多喜欢你

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明明那么喜欢他,
明明想和他一起。
可他难过的时候,我劝他别将就……
嗯。
也好。
反正他绝对不会喜欢我。
他能无悔就好。
我做不到也并不会趁虚而入啊……
呐,晚安。

献给你。

你有没有一个想见却不能见的人。
我想见你,可我不能见你,不仅不能见你,还需要躲你。
世界那么大,我们不会再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