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一白🐻

风乍起,合当奋意向人生。

你可知我多喜欢你

我不知道我在做什么……
明明那么喜欢他,
明明想和他一起。
可他难过的时候,我劝他别将就……
嗯。
也好。
反正他绝对不会喜欢我。
他能无悔就好。
我做不到也并不会趁虚而入啊……
呐,晚安。

献给你。

你有没有一个想见却不能见的人。
我想见你,可我不能见你,不仅不能见你,还需要躲你。
世界那么大,我们不会再见到了。

其实我明白的。
每当我说“もう终わりか”时,其实已经“もう终わりだ”。
结束了……
一切,才只持续了这么久啊。

愿得一人心

你终会遇到一个人,愿意了解你的喜好,为你去接触从未接触过的东西,站在和你相同的角度去俯瞰这个世界,他可能会来的晚些,但你要相信。会有的。

婉嫕今天也想当倾听墙:

(声明:
这幅漫画反映的是大部分有志于心理治疗师和心理医生的孩子的现状,而非单指个人的某一段经历。)
因为并不会版绘、指绘,只好改了表情包。表情包的画风很轻松,但要表达的还是很沉重……
这些努力想把他人从黑暗中拉出来的孩子都是他天使啊!而且抑郁症患者也不是想你们想象的那样是“神经病”、“承受能力差”或者“矫情”,抑郁真的只是一种病(而且并不少见),和感冒发烧没有本质区别,也不是想好就一定能很快好的,所以请不要那样对TA们QwQ
其实我自己之前也一度绝望甚至差点自杀,好起来之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不能再让更多人经历那样的绝望了。我知道这条路一定会伴随着无尽的误会和白眼,从之前的不堪一击到现在的懒得解释,我最后还是决定走下去了。
最后的最后,为那些在挣扎在徘徊在犹豫的抑郁症患者和“预备役心理医生”们加油吧!不要再用偏见肆意伤害他们了!

让我丧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伤痛真的不能依靠他人来痊愈。
因为他,你痊愈了,你恢复如常了,每天非常轻松且愉悦,一点也不丧。
可是,他要是走了呢……
仿佛这开心是偷来的。
人与人的关系太脆弱了,我是不是已经搞砸了……
丧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你能不能别讨厌我……
我在这里偷偷地求求你。

越不过的巨大沟壑……
高岭之花……

丧

我现在,无法形容什么感觉。
像是坚强地可以接受一切变动。
预料之中的,预料之外的,仿佛不会再对我造成什么大的伤害。
也许是伤受的多了,也许是心冷的多了……
我想一切,也就这样了吧。
我想,那种微小的希望,还是不要抱了为好。
因为,这种希望,痛得只有我。
我恨的,那个女人。
我爱的,那个男人。
呵呵……
我迫不得已,只能选择,偏激下去了……
也许这样我才能,好好活着……
而他们,
随意吧。
我以后,不想再知道了。
我所在意的,承受的一切,在别人眼中什么都不算,我一直都明白的。
现在我想静静,不想镜镜。

相像

上周日咖喱先生主持的班会。
早就有所察觉,
咖喱先生和我在一些方面互相影响得很,
每天腻在一起持续了半年,
变得相像也不意外。
我们不约而同地接同样的茬,
bgm一听我就知道是他选的歌,
看他表情就能猜个大概心情。
现在才发现,
才可悲。
他一些举动不明所以,
我本来就看不懂他,
也不想去深究了。
不知道他怎么想的,
他“改悔”了,
又或是还把我当成垃圾。
只是,有种悲痛,可能他已经明白的。
他能看到家就在这里,手里还握着截止到2099年的通行证,可他清楚地明白,他回不去了。
现在看来觉得无奈,
都说出场顺序太重要了,
而我是早了呢还是晚了呢,还是错了呢。
而,时间都太不对了。
他也好,我也好,她也好,我们也好,他们也好。
以后就别见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