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萧医生

年少的梦

少女包:

她年少时的梦,是郑澄。
他骑着单车,在青石板的小巷穿过,她在后面注目,望着他一路远去。
她也曾想过追上他,可她追呀追呀,郑澄的背影离她越来越远,愈发模糊。
她年少时遥不可及的梦,是郑澄。
【一】
和所有的童话故事一样,灰姑娘和王子都会有一次美好的初见。林安卿和郑澄也是如此,只不过这一次不是王子爱上灰姑娘,而是灰姑娘对王子一见钟情。
如果说郑澄是王子,那他就是24K纯正的王子,家境富裕,为人和善,成绩优秀,是所有少女心中完美的白马王子。那么,作为灰姑娘的林安卿则是灰姑娘中更加毫不起眼的存在。她不漂亮,有点胖,笑起来傻兮兮的,顶多皮肤白些,让她看起来颇为清秀。
所以,自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林安卿就知道,希望是万分之一的渺茫。
十六岁,正是热血的年纪,没有人不敢拼,喜欢就要去追,她不信邪,可是上天却注定了命运。
二十岁的林安卿在宿舍里哭的昏天暗地,仿佛世界都要倾塌。
郑澄,是她的一个劫。万劫不复,粉身碎骨。

【二】
最让她刻骨铭心的,是那一场初见。人似乎生来便对初遇这种事情莫名执着,林安卿也不例外。
在最好的时间,遇见了最好的你,却发现自己,是最坏的自己。
少年一件白衣,身形挺俊,眉目间的清冷都被夏日的暖阳给融了又融,剩下一抹柔情,流转于眉梢。他很高,至少在周围的人之中一眼望去,说是鹤立鸡群也不为过。所以林安卿转头,望见的,是在梧桐树下抿唇浅笑的他。
林安卿问自己心口的小鹿:“就是他了吗?”小鹿蹦蹦哒哒,往这撞来,又往那撞去,踢踏的声音给了她最好的答案,就是他了。
小鹿含着写有他名字的信片,悄悄的,慢慢的,走回了她的心里。
她永远也忘不掉的。
点点阳光透过宽大的树叶向下播撒,落在他的发上,亲吻他的脸庞,他微微一笑,整个世界花容失色,不及他半分。
她永远也忘不掉的,是他的模样。

【三】
他笑起来特别好看,就像是,就像是……
林安卿说不出来,只能傻傻的笑,真好,郑澄也喜欢她。
郑澄的回应,让她觉得历经的那九九八十一难都是值得的,终于,这个让她的世界发光的少年,愿意当她一生的明灯。
郑澄说:“我想驻扎在你心里。”
她又只能笑,笑到眼睛弯弯的,嘴角高高的。
图书馆的一隅,是他和她故事的发展。似乎他的身边从来不缺阳光,那扇窗子投过来的光,全洒在他的身上,也洒在了她的心上。
少年的眼睑低垂,目光温柔,而她撑着脑袋,光明正大的偷看他,眼中的黑白,是他,灿若星辰。
或许是她的目光太炽热,郑澄抬头,无奈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傻瓜,看书!”
她得寸进尺,一把抓住少年还未缩回的手:“我不我不!”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他无奈,她撒娇。
少年低声叫了她的名字,她在下一秒红了脸颊,唇边传来一抹温热。
“傻瓜,我喜欢你。”
是呀,曾经的郑澄,喜欢林安卿。
郑澄说:“我想驻扎在你心里。”因为他还是要走的。
回忆就此结束,林安卿裹紧毯子,一双红肿的眼睛依旧泪意汹涌,她静静睡去。

【四】
深夜,她突然惊醒,梦中的少年骑着单车从她身旁飞驰而过,她追呀追,他的背影变得模糊,好像他和她越来越远。
她又哭了,毫无征兆,甚至自己还没意识到眼泪在脸上滑过的触感,只是潜意识里,告诉她,她应该哭的昏天暗地,好让今晚辗转反侧,彻夜难眠。
宿舍的房间不大,但因为时期的缘故,很空旷,只有她一人。她蜷起身子,泪眼婆娑,拨通了一个电话。
“郑……郑澄,我真的好想你,莫名其妙的,突如其来的。”她抱紧自己,似乎这样能给自己带来点温暖,声音哽咽,“想你的眼睛想你的声音,我想你……”
电话那头是他一成不变的冷漠,恍惚间听到了一声叹息,转过神,林安卿又觉得是自己的幻觉。
“抱歉……”少年的嗓音未变,说出的话却刺骨。
早该料到的结局,却发现还是难以接受。南柯一梦,似乎这四年都像个笑话。
她挂断了电话,仿佛这样就能找回自己的冷静。
她该放手了,这世事无常,最遗憾的放手,再结束这一段无疾而终的疯狂。
再见,或许是再也不见,郑澄。

评论

热度(3)

  1. 一聲萧医生少女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