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一白🐻

风乍起,合当奋意向人生。

『仅贻一人以偏爱』

  雨,下得突然。
  一向没有带伞的习惯,二柠有些担忧地望向窗外。
  这是故事的开头吗?我问。
  回答是否定的。

  近日好不容易放了个假,浮生偷得几日闲。可我并没有享受于这假期,一些生活琐事、人际交往的麻烦扰得我心烦。我在朋友圈里发消息,问有谁愿意陪我出来“喝一杯”。
  二柠私信我,说“可以”。定好了时间,简单收拾一番,我和二柠就到了我们高中对面的一家饮品店。
  我和二柠是高一的同班同学,彼时一直以兄弟相称,这么多年也不曾出来聚聚。这样的我们,对彼此的圈子都不熟悉,当彼此的聆听者,再好不过了。
  我到时二柠已经坐了一会儿了,她似是没察觉等候的人已来,眼神迷茫又悲切地盯着桌沿。看来,她比我更焦灼。
  “你要说说你的故事吗?”我问。
  她苦笑了下,半是调侃道:“我看起来就像有故事的吗?”
  我也笑着接道:“那是,颇有丁香般的惆怅了~”
  我们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只是她的笑,和以前不一样了。
  二柠之所以叫二柠,因为她这个人,挺二的,做事手忙脚乱,还有点傻,超爱柠檬味的一切。她挺汉子一个人,现在,习惯了捂嘴笑……

  那个下午,她没带伞,却有人接。
  而那天下午,他没带伞,却没人接。
  “我不知道你能不能理解,我有多担心他。他会不会感冒,担心他逞强……我却没有勇气,去送伞……”她的表情充满了遗憾与无奈。
  我安慰她,这并不怪她,毕竟家长在,而且……
  “不,是我太害怕了……我害怕我的举动会破坏当时的一切,我害怕他会讨厌我,我害怕这是个败局……可是它到底也是个败局。如果我不害怕,也许……”她的语气中透露着一股恨,我读不明的恨。
  因为害怕结束,所以拒绝了一切开始。可她,还是开始了。
  在高三的夏天,高考结束,像是预备了很久的,二柠向L君表达了心意。对方像是预料到过,无奈地叹了口气,“我说呢。”
  这一句“我说呢”,包含了二柠的两年青春。我说呢,总是能在附近看到你;我说呢,总觉得有视线在盯着我;我说呢,总有人给我写小纸条;我说呢,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二柠在喜欢上L君后,就不再是那个变形金刚似的女汉子了,她变得柔软,她深藏许久的少女心逐渐显露。可她仍是一个人,只能假装女汉子了。
  我问她,“你喜欢L君什么呢?”她想到了什么,苦笑着说,“不知道啊,就是,他所有的样子都是我喜欢的样子。如果我知道的话,也许早就爱上别人了。”情不知所起,却一往情深。
  L君婉拒了她,原因是,他已心有所属。我可能明白了些她的恨意,如果,这世上真的有命中注定的话……
  “时间,都太不对了……”她呢喃着。
  她点了杯白兰地的奶昔,高中时一直疑惑是不是真的掺了酒,所以无人敢尝试,今天要真的是白兰地,也真算得上“喝一杯”了。
  “然后呢?”我轻轻地问,生怕触碰到她哪一根弦。
  然后,是直到现在仍在持续的单恋。
  L君得偿所愿和心上人在一起,然而L君爱她多一点。
  “他平时挺高冷一个人,会对他发灿烂微笑的emoji,他会为了她随口提的一句什么彻夜查资料……我看到时,笑得开心极了。很可悲不是吗,他和我有什么区别,在奋力讨好谁……”二柠自嘲地笑,好像笑容对她,就只是个表情,不再是心情。
  他俩不欢而散。二柠一直躲他们远远的,而现在,像是又有了机会……她在他分手很久后,找到他,抱着满怀的希望,换来的是一句“我等她”。她以为他只是情伤还未愈合,可一年后,那人又有了牵手的人,而他仍是一句“我等她”。
  “我理解,就和我一样,他们在一起我还不是在暗处守着……我追他,他追她,这到底,连一场三角恋都算不上……”杯中已见底,二柠又点了一杯一样的。
  她抬头望向天花板,又低头凝视着桌面。在灯光的照射下,抹布抹过的痕迹一览无遗。
  “我的心很乱。我逐渐不明白,爱他这么多年,有何意义了。
  他许是此生唯对我无感,他许是此生唯对她偏爱。”
  我非常的喜欢“偏爱”这个词,每个人在一生中都有一个偏爱的人,不同于对他人的待遇,也不同于对生命中每个“过客”的喜欢,我将你标注为特别的人,给予最深切、最热烈的偏爱,把你当作全部。我希望你是我的唯一,也希望我是你的唯一。
  “你想怎么办,放下他吗?”我问,她这样,太痛苦了不是吗?
  “不知道……我知道我一直等下去也可能没什么结果,我知道如果我哪天没联系他他就会彻底遗忘我,我什么都懂,我什么都能感受到……可……”
  我在爱你的道路上愈走愈远,可我确实找不到方向了。
  “你想忘了他吗,这取决于你。”我像是什么都经历过了一样,这么问她。
  她沉默了,像是陷入沉思,我也不去扰她。
  在她已无意识把“白兰地”喝到底时,我叹了口气,“忘不掉就别忘了,等到有一天他能回心转意来看你,或者有一天你累到彻底死心。”
  人都是会长大的,也许现在想想,当时对“白兰地”的抗拒却又好奇,珍贵无比。
  这世上爱而不得的人那么多,又何止我一个。可,怎又偏偏有我一个。
  仅贻一人以偏爱,偏爱一人以赤诚。我为了你变得更好了,你的存在、出现是有非凡的意义的,足够了,对吗?
                                                                   熊一白🐻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