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一白🐻

风乍起,合当奋意向人生。

他不是我的盖世英雄

少女包:

“大圣,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如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他便真的不回了,天南地北,飞霜雪夜,山高水长,我也再也寻不到他了。
我还记得他转身那一瞬间,头顶的金箍还戴着,却禁不住他的铮铮铁骨。那天有风,红色披帛耸耸飘于风中,他说:“即使我无双披靡,却只愿做你一人的盖世英雄。”
我听得后轻笑了声,原本别离的惆怅被冲淡了许多,我对他说:“我的心上人是个盖世英雄,他会在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是啊,我的心上人愿做我的盖世英雄,可 他永远也不会一个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出现,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的云彩来娶我。
“大圣!孙行者!孙悟空!你愿意娶我吗?”我向他大喊,他的背影越行越远,落日的余晖将他的背景拉的老长,他一步一步往南边走去,一如他以往的刚毅,却不复轻狂。
佛啊,佛啊,为何有情人不得眷属,为何苦海无边也无岸,我心中暗自苦笑,人还是不得不对命运屈服。
曾经有一个人,不,有一个石猴,他有着通天的法力,他无法无天,肆意轻狂,他重情重义,大闹天宫,他不愿对命运屈服,命运便给予他枷锁,他的步伐沉重,可他的路途遥远。
他在五指山下压了五百天,他没有屈服,他被迫保护唐僧去西天取经,经历了多少误解与磨难,他还是没有屈服。可是最后,他与佛祖面前双膝跪地,放下了一切执念,立地成佛。后来,他是鼎鼎有名无欲无求的斗战胜佛,却不是我一人的孙悟空。
没人记得他了啊,我也不记得了。
当眼前的事物开始模糊,当容颜不在,我想,凡人区区的几十载,却没能把他等回来。
后来,黄泉销骨,碧落埋躯,我把他忘了,世间也再没了我这个人。
远在九天之上,他跪坐于佛前,金眸微显,口中念念的是佛经,对于心中的抽痛,波澜不惊。
他闭上了眼,金箍在头上还是那么显眼。
他不是我的盖世英雄。

评论

热度(6)

  1. 熊一白🐻少女包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