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萧医生

而世界从来孑然待我

Hopeless:

#在校的一点胡思乱想


#失眠 真的很难受






孤独是非常煎熬的。一个人坐着,目光所及之处是黑板讲桌多媒体和门口窗户上班主任突然出现的脸,自修时只能无所事事地叼住笔盖抵死缠绵,在草稿纸上抄些歌词和句子。有时落笔下意识地写上一个“W”,或他名姓中的任一字,都要赶快匆匆地划去,用水笔涂抹成难看的记号,像心上一日日被腐蚀的伤疤。


于是我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失眠走到阳台上,或在床上翻来覆去,闭眼全是他的脸他的笑他的温柔,并且愈发地想念从前的日子;在窗边,二大组,三大组,不论在哪里,总还是可以一起谈笑的。现在离了他们,伶仃地只能每日蚕食从前度日,走马灯一样一帧帧放过,熟悉又模糊,愈想则愈悲,愈悲则愈要想,想那时小径旁摘花,想那时他递给我的水杯,替我削好的苹果,想那时英语老师眼底下明目张胆传看的纸条,想那时可以无忧无虑地写些不着边际的文字而不致担心被发现,想他假期里曾说要带来给我看的书,推荐的科幻电影,好久之前一起看电影他脱口而出“爱你,特别爱你”的戏言,温水煮青蛙般全是细密甜蜜的疼痛。


而如今这样的快乐全像风一样飘散去了。


甚至于忆起时仿若沉湎一个极长极绮丽的梦境,自我欺骗,胆怯,懦弱,退缩,快要不敢相信,连再回头看他们一眼的勇气全都失去。


我不敢回头,我根本不知道该以什么理由回头。


我害怕一撞进他眼眸就永远溺亡在里面,那是永无止境的暗恋的深深漩涡,挣不开又脱逃不掉,更悲哀的是我们明明曾有过交集,只能眼睁睁任命运摆布,看距离产生距离,发自内心的笑变成冷淡疏离的客气。


先陷进去的人总是会变得越来越卑微,从想和他牵手、拥抱,上课一起聊天,看他看过的书,枕在他臂上,一点点变成只要说上几句话就好,只要见面时会打声招呼就好,希望慢慢地灭掉,到最后只要见面,或是擦肩而过,心里都怦怦而酸涩地跳。


世间无数情啊爱啊,这样令人作茧自缚,且令人不自主地低到尘埃里去,连面也见不着了执念还不散,正是浓墨重彩的悲哀。

评论

热度(16)

  1. CHopeless 转载了此文字
  2. 一聲萧医生Hopeless 转载了此文字